茗花浮午盏

嗑cp的四种形态是推/嗑/不嗑/雷
本命墙头(时间顺序):黑羽快斗 | 太宰治 | 折原临也 | 夜神月 | 高杉晋助 | 梅迪奇 | 阿蒙 | 钟离 | 解总
名柯我推:
快新45%+降新35%+柯哀20%

| 安柯 | 无尽梦〔3〕

在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里,工藤新一对人几乎无话不谈。过于旺盛的求知欲和他同样强烈的表达欲让他总是非常积极地和任何他可以接触到的人分享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但那些事情在如今早已经给他带来了与从前完全相反的影响。现在的他既不喜欢回忆,也不喜爱分享。

而让他变成一个缄默的表达者的原因虽然也有很多,并不能单单只用一个“不喜欢”概括;但这也确实是他在众多选择中唯独选择沉默与克制的重要因素。他从来不是他人眼里的、和她阿姨相似的神秘主义者,相反,在相当多的事情上他几乎堪称是机械式的有问必答,即使他本身其实无比抗拒。

所以那些被他无需多想就已经下意识地保持了缄默的东西,它们大...

2021-06-10

| 安柯 | 无尽梦〔2〕

工藤新一每天的睡眠时间很长,从他还小的时候起就一直是这样,到现在真正熟悉他的人早已对此习以为常。而虽然他从小就表现出了这份对长时间睡眠的需求,但这中间毕竟还有不同。还小的时候,他虽然每天也会睡相当长的时间,但只要处于清醒的状态,就总是精力充沛、兴致十足的,仿佛对一切都有用不完的热情;而每天闭眼的前一刻,也总是不舍的、不太情愿的——并不会像现在这样,即使在现实中醒来,也总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彻底从梦中脱离;而即使意识已经清醒,也迟迟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脚踏实地的支点,以至于整个人似乎浮在半空、无处可落。


尽管他一直有在保持一个固定的、长时间的睡眠的作息,他的精...

2021-06-09

| 安柯 | 无尽梦〔1〕

预警:

经典翻车之作请见谅【。

和朋友讨论之后打算全部推倒重新来过的弃用产品……

但是这一篇大概还是可以作为番外/前传毕竟我没有连大纲一起推翻所以它和后文还是可以衔接上。。

然后就是从时间线上看这个小短篇的剧情在新写的「颠倒世界」的剧情开始之前……

标题里的 |安柯| 是因为重写的长篇总体是安柯向,但是这三章里安室甚至没有出过场。

以上


*********************


当他从那个长的好像永远也不会结束的梦里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色还没有大亮,月亮一如既往早已消失,而太阳尚未来得及升起。这也是...

2021-05-26

| 安柯 | 阴天

/老毛病犯了的产物……

但是懒得改了……

下一次一定引以为戒……/


……不应该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踢着鞋走到了平时常来的一条街。此时正是清晨,晚间升起的雾气尚未散去,可见度出乎意料的低,视野里一切都稀薄而透明。逡巡间整条街道上的人都来去匆匆,他也紧缀在人群之间低着头走路,看上去毫不突兀,而这也让他感到安全。

虽然他往常其实并不介意成为焦点,相反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毕竟他向来是一个自信的人,也习惯被光环笼罩。但那些热闹都不在今天,更不在现在。


走到路口的时候红灯...

2021-05-25

|安柯| 焦急

我真的看见他了,他说。


但面对着神色焦急、坐立不安的他,他对面的那个小大人模样的女孩却仍然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他,她甚至还轻轻吹了一口冒着热气的红茶,小心地抿了一口以后才点了下头示意自己在听。然后她问,然后呢?


他却突然的一窒,那些焦急便一下子卡在了脸上。而这样的进退失据对这个向来果敢的少年来讲又是一件非常难得一见的事情,于是茶褐色头发的小女孩几乎是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这个人此时焦急而犹豫的困境,她看着他吞吞吐吐,许多的话明明已经冒到了喉咙口,又在真的出口前被他吞了回去。


于是她便好心的替他说了下半句话,她说,从概率上讲,你本来就不是一定见不到他...

2021-05-06

|静临| 室友观察记录(上)

/第一人称视角的静临第三视角。。。/

/不是完全的原著走向……/

/对不起我前面写了好多废话中间也有好多废话但这真的是静临同人/

/临临生快/


[00]

“那个……琉西……你……你真的不要紧吧……”


听到日向真纯这样问我的第一瞬间,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当时我的全副心思大部分集中在那见鬼的天气上,另外一小部分则分给了我手中早就开始融化的冰激凌——奶油味的,而且它还像堵不住的水龙头一样不住地往下流着可怕的、油腻的奶油——又湿又黏,让我甚至有一种把我的手也一起丢出去的冲动。

但这显然不太可能,再托我一直没有在这该死的街道上找到垃圾桶的好运,我只能一脸苦大仇深地在注意...

2021-05-04

【静临】神灵的祝福

灵感来源于以前看过的一个忘了名字的动画短片,里面的愿望喷泉有小精灵。


正文如下:


“诶,我说——”


“这个东西也太普通了吧?”


一手撑着下巴、仔细观察眼前事物东西的男人发出了一声带着说不出意味的轻笑,他再次看了看面前端端正正摆放的黑箱,撑着额头站了起来,回头望那个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女生。


女生面色显得有点不安——她看起来也不过只有七、八岁,估计现在也不过正在上小学而已。她双手揪着自己的裙摆,头也不敢抬一下,只声音细弱地道:“为什么折原……折原先生不打开箱子看一看呢……”


“打开箱子?”折原临也叹了口气,“可是...

2020-05-04

【临静】深海

#预警:有一个原创路人角色……

#同时也是一个小静千里寻夫/英雄救美的故事

#继续承接溺水者……同样不看上篇无所谓……


“……为什么不能喜欢我呢?”


……


完全模糊掉视线的大雨滂沱着从高处倾泻而下,砸穿地面时发出了密不透风的鼓点一样的剧烈的声音——带着使任何听众喘不过气的急促与凶猛的力道。

天地间唯一的联系似乎只是这泼墨一样的雨盖——一滴一滴清晰分明又连结成线,满载着连手心都承接不住的重量,连呼吸的间隙都未能留出片刻。


由于被偌大的雨滴连贯且密集地敲击着身体的大多数...

2019-07-28

【临静】溺水者

#承接镜面折痕,不过不看上篇也没关系

#还是随便看看就好


“那个……静雄啊……”


午后细密的阳光轻松穿透了被长帘半遮半掩露出的窗户,直直地照射在了岸谷新罗坐着的沙发前的一小块地板上。同时还有着属于友人的声音不断的传入耳中。午后的倦怠让他昏昏欲睡,思维更是处在一种似昏似醒的状态——像是灵魂出窍,身体睡意昏沉,灵魂却另外地清醒着。

而阳光直射在地面上的那一团光斑,现在也在微微颤动,耀眼的光芒里流淌着惊人的滚烫热意——岸谷新罗仅仅只是在打哈欠的时候瞥了一眼,就立刻感受到了从虹膜处传来的不适。


盛午时候的空气最是灼热而又...

2019-06-29
1 / 2

© 茗花浮午盏 | Powered by LOFTER